设为主页 加为收藏 简体中文版 繁体中文版 ENGLISH
 
首页 本馆概况 视频欣赏 教育基地 工作动态 两岸交流 文献资料 临时展览 谱牒中心 馆藏文物 公告公示 宝岛台湾 闽台渊源
    博物馆简介
   
    博物馆章程
     
    机构设置
     
    大事记
     
    照片记忆
  博物馆脚印
  闽台续缘 
 
 
    教育基地
 
    青年文明号
 
    志愿者服务
 
 
 
 
 
 
 
 
 详细信息
 
近代闽台关系
信息来源:中国闽台缘博物馆 
 

    1 8 4 0年,中英鸦片战争爆发。这标志着中国近代历史的开始。此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纷纷侵入中国。台湾与福建地处东南沿海,外国资本主义侵人较早,所受的祸害也较深。

    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大量输入廉价的工业品,大量倾销从东南亚国家掠夺来的大米和布匹,闽台地区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受到了严重阻碍,台湾和大陆之间的贸易往来也遭到破坏。台湾地区向来不产棉布,当地人民所需的棉布多从大陆运来。泉州的白布、福州的绿布等,一向畅销于台湾。但在五口通商后短短的不到3年时间里,洋布、洋纱充斥厦门市场,“民间之买洋布洋棉者,十室而九”,同样,与厦门只有一水之隔的台湾棉布市场也被洋布夺去,造成福建纺织手工业者大批破产。台湾盛产稻米,每年供应祖国大陆沿海居民不下八九万石,但到了1 9世纪4 0年代末,由于大量的洋米在我国市场上的倾销,台米市场为洋米占据,一般人“食洋米而不食台米”,台湾稻谷价格降至每石五六钱,仍找不到销路,造成农业生产凋敝,大批农民破产。

    1 9世纪6 0年代至9 0年代,面对着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的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台湾人民一方面与外国侵略者作坚决的斗争;一方面辛勤劳动,使台湾地区的社会经济仍有较快的发展。

    鸦片战争后,福建等地迁往台湾的居民仍然逐年增加,表明台湾的开发方兴未艾。1 8 4 1年,议垦埔里社。咸丰元年至五年(1 8 5 1--1 8 5 5年),淡水人黄阿凤集资募众2 2 0 0余人,往垦台东岐莱(花莲港),同早先“已至其地"的汉人一起,开荒辟土,“居者千家,遂成一大都聚”。咸丰五年(1 8 5 5年),凤山县人郑尚至卑南(今台东)与高山族贸易,并教以耕耘之法,得到高山族人民的欢迎,并“以师事之”。除了民间开垦外,清政府也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推行垦殖措施。并在厦门、香港、汕头等地设招垦局,正式招募大陆人民赴台开垦,给应募者以种种优待,如渡台费用由官方发给,开垦期间每日给予口粮,每名授田一甲,并供给耕牛、农具、种子等,3年之后才课以租税。光绪十二年(1 8 8 6年),清政府采纳巡抚刘铭传的建议,设立台湾抚垦总局,以刘铭传兼任抚垦大臣,台湾人林维源为帮办,分全台为三路,分区设局。自埔里以北至宜兰为北路,以南至恒春为南路,台东一带为东路。设大科嵌、东势角、埔里社、叭哩沙、林圮埔、蕃薯寮、恒春、台东等局,下设若干分局,主持土地开垦和有关高山族的各种经济行政事宜,开垦事业获得很大发展。

    为了加强海防,防止资本主义列强的入侵,清政府于1 8 8 5年1 0月决定将台湾设为行省,下设台湾、台南、台北三府及台东直隶州。1 8 8 8年3月,刘铭传启用“福建台湾巡抚”关防,台湾建省最终完成。这样,台湾就成为当时全国行省之一了。台湾虽然改建行省,但是仍称为福建台湾省。1 8 9 4年,台湾又增设南雅厅。至中日甲午战争前夕,台湾共设有3府(台湾、台北、台南)、1直隶州(台东)、6厅(卑南、花莲、埔里社、南雅、基隆、澎湖)、1 1县(淡水、新竹、宜兰、安平、嘉义、凤山、恒春、云林、苗栗、彰化、台湾)。

    近代台湾的发展并迈向近代化之路,与大陆的洋务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1 9世纪7 O年代中期至9 0年代初的近2 0年内,经过当时主持台湾新政的沈葆桢、丁日昌、刘铭传等人的不懈努力,台湾的改革与建设取得初步的成效,开始了近代化的进程。沈葆桢于1 8 6 6年至1 8 7 4年任福州船政大臣,督办福州船政局。1 8 7 4年他渡台筹办海防,采取种种措施,开启了近代台湾改革、建设的步伐。光绪元年正月初十日(1 8 7 5年2月1 5日),清政府正式废止内地人民人台耕垦的禁令,这是大陆与台湾交流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为招募移民到台开垦,沈葆桢在台湾设立抚垦委员,管理开垦政务,给予应募者种种优惠条件,并先后在厦门等地设立招垦局,招募大批大陆移民赴台垦殖。沈葆桢所采取的措施使台湾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1 8 7 5年8月,沈葆桢离任,台湾政务由福建巡抚王凯泰兼理,不久王凯泰去世,由丁日昌继任。丁日昌清楚地认识台湾在东南沿海海防中的重要地位,赴台后提出购铁甲船、练水雷军和枪炮队、修造新式炮台等建议,以加强海防;还主张修铁路、架电线、购机器,硫矿煤油樟脑茶铁诸利,亦应逐渐招商开拓,或借官本,或集公司,以图拓展台湾的洋务事业。1 8 7 7年1 O月,台南至安平、旗后的陆上电线架设完成,计4 7.5千米,同时设立台南、安平、旗后电报局,于11月对外营业。这是我国自办的最早电讯业。

    丁日昌把奖励移民作为治台的一项重点工作。他提出“抚番”开山善后章程2 1款,改善了原住民和汉族移民的关系。为进一步招募移民,丁日昌继续在厦门、汕头、香港设立抚垦局,官方派船接运移民,允许移民携眷人台。移民人台后,还配给耕牛农具和房舍。丁日昌不仅提倡垦荒和种植粮食作物,还鼓励和组织种植经济作物,开采矿产。

    在近代台湾发展史上,沈葆桢是近代化道路的开拓者,丁日昌继起筹划并积极落实,而刘铭传则进行了更广泛、更大胆的改革和实践。他为了巩固清政府在台湾的统治,防止帝国主义列强的入侵,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修筑炮台;修建军械机器局;架设电线;实行新法采煤;修筑铁路,开凿山路;开办新学堂等。此外,刘铭传还成立轮船公司,开辟上海、香港、西贡、新加坡等航路;设邮政局,办官医局、养老院等。至1 9世纪末,在汉族和高山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台湾开发地区已从西部平原扩大东部偏僻的山区,开发面积占台湾地区土地的80%以上,还出现了台北、基隆、高雄、台南四大城市,台湾成为一个经济上、文化上都比较发达的省区,成为祖国东南的国防屏障。

    1 8 9 4年7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腐败的清朝政府被迫与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条约中对台湾、澎湖作了两点规定:一是割让台湾全岛、澎湖列岛及各附属的诸岛屿,并将该地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物件,永远让与日本;二是双方于条约批准后,各派员至台湾办理交接,并限条约批准后两个月交接清楚。当割台的消息传出时,神州陆沉,风悲云怒,全国各族人民群情激愤,痛斥卖国贼,反对割地。当时正在北京会试的全国应试举人康有为,邀集1 8省举人1 3 00多人签名上书,主张迁都抗战。在京的台籍官吏、举人,也联名上书都察院代奏:闻朝廷有割弃全台之说,“数十百万生灵皆北向恸哭,闾巷妇孺莫不欲食倭人之肉,各怀不共戴天之仇,谁肯甘心降敌”!“以全台之地使之战而陷,全台之民使之战而亡,虽肝脑涂地而元所悔。”年逾7 O岁的高山族人士胡盛兴,毅然投笔从戎,返回台湾,深入高山族地区,组织民众,“诱击倭兵,半年杀过百”。清朝政府里的一些爱国官吏,反对割地的封章电奏不绝,从4月中到5月初,各级官员反对割台奏章1 4 0件,签名者达千人。4月2 5日,台北鸣锣罢市,民众拥围巡抚衙门,哭诉死不属倭,宣告饷银不准运出,军械不准停工,税收留供抗敌。台湾士绅也致电清政府反对割地,丘逢甲等联名血书陈奏,要与台湾“共存亡”。

    此后,台湾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割台斗争,从1 8 9 5年6月起,台湾军民经过5个多月的激烈战斗,大小1 00多仗,抗击日本3个近代化师团和一支海军舰队,打死日本侵略者3 28 1 5人。日本近卫师团有一半被歼,侵台日军头目北白川能久中将、山根信成少将毙命。为了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台湾各族人民不畏强暴,不怕牺牲,英勇奋战,表现了中华民族捍卫领土主权的坚强决心。

    在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下的台湾,社会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转变,即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转型为殖民地社会,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投资场所、原料来源地和商品销售市场。日本殖民者以各种手段攫取台湾的资源。日据时期,台湾对外贸易的地区构成发生了重大变化。在甲午战争前,日本与台湾的贸易微不足道,台湾主要贸易对象是祖国大陆,但是战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据统计,到了1 9 1l一1 9 4 5年间,输往日本的货物占台湾出口值的7 7.9%,自日本输人的货物占台湾进口值的7 0.8%,而祖国大陆则分别降为6.2%和1 3.2%。1 9 1 0年之后,台湾输出贸易对日依存度平均在8 0%以上,进口贸易对日依存度也在6 0%以上,表现了严重的附属性。尤其是1 9 3 7年,台湾对日贸易,分别占出口的9 3.2%和进口的8 6.3%。日本帝国主义还在台湾实施殖民地教育,对台胞实行“愚民教育”,强制推行差别教育制度和同化政策等,妄图使台湾人民成为他们顺从的奴仆。

    从1 8 9 5年到1 9 4 5年,这是日本帝国主义残暴统治台湾的5 0年,也是台湾人民反抗殖民统治的5 O年。在这期间,台湾各族人民坚持不懈地抗击侵略者,“三年一小乱,五年一大乱”,抗日的烽火燃遍台湾岛。1 9 4 5年,随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台湾重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建议使用 1024*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闽ICP备07504104号
Copyright @ 2006 - 2009 中国闽台缘博物馆 All Rights Reserved